2018年12月13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初冬

审核日期:2018-11-07 浏览次数:84 文章评论:3
作者:刘桂红

编者按: 想象力丰富,寓景抒情,情深意浓。

        今天立冬,2018年的冬天了。曾几何时对冬天向往得很厉害,抑或是因为冬天的寒,能遮掩住尘埃的浮躁与喧嚣,于是静下来的时候,在怀里总是泊着冬天的那缕寒,迥然于晚秋薄纱般的凉的那种悸动;也许偶尔的不寒而立,能使你短暂的清醒或者将平日里的忧伤与酸楚围城田间的垄,安定的镶嵌在田地的衣襟里。

       或许我早就不寂寞,寂寞的应该是往常喳喳的那些鸟儿们.到了冬天的季节,假寐般的冬眠在它们的巢穴里,冬天里的一道风,会让它们收敛翅膀打道回府;但是它们的心里还是有了那么些踏实的,毕竟姑且的把羽毛交给了天空一小会,也算是冬天里飞翔的一阵宿命。

       刚才给老母亲打了个电话,心里稍微的平静下来,因昨夜的梦见,不免对于冬天里的老母亲添了些牵挂。老人其实也许是冬天里的代言的,它们的生命里早就携带着寒冬所惧怕的年华与坚实的梦,或者是他们心里的祝福早就如愿以偿的不徘徊。安定,安适,安好才是最重要的住所;恍然若一片海上的风帆,栖息在水面的舟子上,拱着帆布的拱门留给海与冬天,以及冬天里拱棚里的他们!

       年华终归是生命的翅膀,飞翔飞扬,在这安好静谧的初冬时日里,渐渐的沉淀成了晚秋后的筵席。因为忙碌错过了昨日晚秋的文字,心里一直有那么点空。其实在晚秋的时日里,我早就与秋风握手道别,在郑重其事的祝福,祝福它的到来,让人间的秋花秋实与秋霜,在城市与乡野之间留下亮丽的涟漪。初冬时日里,只是惦念着那些荷,那些大片的烙印着褐色纹理的荷叶,还有它们在秋天里早就是摇摇欲坠的单瘦荷花杆子,不晓得是否经得起往后寒冬的孤独与凛冽?

       寒冬时节,寒梅绽放,寒雪晶莹,洁白的冬天世界银装硕果,分外妖娆。不晓得小木桥的那池边的腊梅树,在冬天的时节里是否到了它安好如初的故乡?堤岸边的那棵腊梅树,在夏天和秋天的时候,叶子早就是凌乱不堪,映在河水边和阳光与秋柳极其的不相称:只见它披散着发髻,树叶间一些褐色的果子很细微的没丝毫生存的迹象;若是你再抬眼再仔细它的躯体,它曾经风韵的果子竟然结成了一层黑漆漆的壳!

       我很是欣赏腊梅的树影,每每经过它的身旁时候,我总很欣然的望它,看它,用我的眼睛去亲近它的凋零。落叶有声,秋日萧索,在平原地区的南疆,是很难体会上萧索与萧瑟这个词的出生的;秋日里阳光很早的就掀起了晨起的薄银霜,而将一丝灿烂披戴在水与树,舟以及舟上舟子的那缕相对的柳树上。我独独的欢喜这细致的腊梅树,它不高,也不妩媚,更不随风拂起路过的我的驿动,但是它安静,再安静的给以我稳重与成熟!

       我喜欢它的成熟,不染任何的轻佻与袅娜。晚秋的时节,走过它的身旁,我把它和它身边的水一起凝望,仿佛它的站立若成年的影像,诚恳的在寂寞中不寂寞,在水岸边不在水伊人。也许一个人在固定的影踪里,会约定俗成一些习惯,我想大抵这城市水边的这棵不起眼的腊梅,在它没有任何高度的人迹罕至里,我读到了那份真诚与真实。褐色的果,结着黑色斑点而不太青翠的叶子,我记下了它躯体上的这些躯壳,我在晚秋时分经过了它最后一次秋天的回眸,渐渐的我拂过了它额头上的前半生!

       立冬的今天,雨停了,风微起,空气找漂浮着一层薄薄的初冬风韵,用手拂上去触及初冬的落账,指间迅疾沾上浓稠的思念与安康。此刻时分里,城市的汽笛早已驶向了远方,昨夜的疾风也钻入了对面的林子里。我想用手浮在那棵腊梅树边的水上,看指尖的冬水初起时的轮廓,还有它晨间来不及轻扣的衣袖!倏尔那么几朵荷,依旧碧绿的张着圆盘叶子,在待着冬天时分的那些飘雪,飘上它们前世相约的路口!

       等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树上的桂花早就交接了初冬的议程,将冬天的芳香迁徙成腊梅的故里长笛,奏响了冬天的月光与长廊。我伸手不及它们的窃窃私语,耳畔间只是一些共鸣,仿佛是腊梅树往上的亭子里的老人们,全然静默的缩着脖子眨着眼睛,等待冬天给他们披一件时光袈裟。他们和亭下的腊梅站成一道冬天的风景,不羡车水马龙,只是在这初冬时分的时日里崭新的眼神!腊梅树会开花的,飘雪会来此银色的盛典的,于是我亦在这初冬里,栽下一小棵的腊梅树在心里,从晚秋的褐色果子到丰盈的腰身!

       冬风初起,乡野的干草也必成团了,或燃起一堆烟火,在田间化冬泥护春泥。记得那时的稻草常搭成一小把的立着,晒干后然后运回家,纠成麻花状当柴火烧,或者削减干稻草齐整后垫在床上当床垫子。干草上残余的青草味儿,让你把它的夏天和秋天一起怀抱着,然后躺卧在冬天的干草垫子上,酣实的温暖与最原始的 美梦如初!于是冬天的时候,尤其是初冬,田野是新盏的碧绿,正像今天妈妈在电话里说油菜已经栽完了,可想而知田野永远都是最富有的源头,因为泥土的奉献是不分季节的安康,孕育你生命的存活以及生命的那遥远的向往。

       我,不再是那冬天里走在田间的村人,我顶多算一个离家老大回的近距离游子。将故里的冬天在心里暖透,再拂上这么一杯初冬的文字新茶,我想冬天就这么在我的心里驻成了一个驿站,相待着汽笛声声的鸣响来奏响我的冬天的深夜与黎明。挥手道别不曾相遇,最是那前半生的宿命,飘飘然的飘在那雨季的深巷!

      一篇拙文聊以表初冬,思绪哽咽短篇不成文,望谅!


附注晨起意立冬:
《初冬》

静若处子欣欣然,波澜不惊履薄冰。
昨夜风声影无踪,亭台醒来初冬风!
编辑人:亦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84人参与3条评论)
最新评价

刘桂红

发表作品:27 篇

注册时间:2018-10-20 07:32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172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