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0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近体诗句子的声律和平仄

审核日期:2018-11-02 浏览次数:83 文章评论:5
作者:考槃在涧
[推荐作品]

编者按:文章条例清晰,语言严谨,有理论,有实例,对于初学写诗填词爱好者有价值!推荐阅读!

  怀着与同好交流的愿望,本人在旧体诗阵营发了一些近体诗作,但读过本网站有些编辑的按语,感觉到其对格律的强调有些过了,有话要说,以就教于方家。
  近体诗要讲韵律,句子的声调要抑扬顿挫,也就是要讲究平仄。句子的平仄类型,有的人把它们分列成几种基本格式,另把不符合基本格式要求但又常见的称为拗句格式。有的人把格律的基本要求简化为“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规则,即每一句的二、四、六字分别是“平、仄、平”或“仄、平、仄”,声律呈现一个波形或倒波形。但细读《唐诗三百首》,也发现许多例外。 
  如诗仙李白概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黄鹤楼》,列于《唐诗三百首》七言律诗之首,其起句“昔人已乘黄鹤去”便不合此规则。第六字“鹤”该平而仄。李白的“道不得”的“不”字也不合规则。高适的《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第三句“巫峡啼猿数行泪”,第二字“峡”在古代为仄声字,第六字按律应为仄声字,但“行”作量词解读平声,此句的二、四、六字就不是“平、仄、平”,而是“仄、平、平”,如果现在按普通话读,则为“平、平、平”。孟浩然的《岁暮归南山》,第一句“北阙休上书”的第四字“上”是应平而仄。
  杜甫的《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远送从此别,青山空复情。几时杯重把,昨夜月同行。列郡讴歌惜,三朝出入荣。江村独归去,寂寞养残生”,首句“远送从此别”,二、四都是仄声;第三句“几时杯重把”与第七句“江村独归去”的二、四都是平声。
  更有甚者,刘昚虚的《阙题》,“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第一句、第四句、第八句二四两字都是平声,第七句二四两字都是仄声。诗评对这些都不计较,而是说,“全诗都用景语织成,没有一句直接抒情,然而情韵盈然,意境幽美”。
  李商隐的《落花》,“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第一句“高阁客竟去”的二、四都是仄声字,第五句“肠断未忍扫”除了第一字外全是仄声字,第七句“芳心向春尽”的二、四都是平声字。诗评也不计较,而是说,“全诗纯用白描,而落花与惜花者之神情全出,在淡淡的背景下,稀疏的笔意中,表达了诗人细致微妙的情思,把个落花季节写得愁肠寸断。”
  崔涂的《除夜有怀》“迢递三巴路,羇危万里身。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第五句“渐与骨肉远”整句都是仄声字,而第七句“那堪正飘泊”的二、四都是平声字。诗评认为“全诗用语朴实,抒情细腻。离愁乡思,发泄无余。其中‘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一句,从王维《宿郑州》‘他乡绝俦侣,孤案亲僮仆’化出。本诗作为‘万里身’、‘异乡人’的深绘,更加悲恻感人。”
  《唐诗三百首》律诗中非韵句“仄仄平平平仄仄”变为“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变为“平平仄平仄”的情况很多,为合律的拗句格式。摘录如下:
  杜甫的《宿府》,“清秋幕府井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第七句“已忍伶俜十年事”,第六字应为仄声,但此处的“年”却是平声。
  皇甫冉的《春思》“莺啼燕语报新年,马邑龙堆路几千。家住层城临汉苑,心随明月到胡天。机中锦字论长恨,楼上花枝笑独眠。为问元戎窦车骑,何时返旆勒燕然”。第七句“为问元戎窦车骑”,第六字本应为仄声,此处却是平声。
  刘长卿的《饯别王十一南游》“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谁见汀洲上,相思愁白蘋”,第五句第四字“帆”也是字该仄而平。
  钱起的《送僧归日本》,“上国随缘住,来途若梦行。浮天沧海远,去世法舟轻。水月通禅观,鱼龙听梵声。惟怜一灯影,万里眼中明”,第七句第四字“灯”,是应仄而平。又《谷口书斋寄杨补阙》,“泉壑带茅茨,云霞生薜帷。竹怜新雨后,山爱夕阳时。闲鹭栖常早,秋花落更迟。家童扫萝径,昨与故人期”,第七句第四字“萝”,也是应仄而平。
  当然,有的字在平水韵中也有平仄异读的情况,有些现在看来不合律的句子其实是合律的,这是要注意的。
  如白居易的《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刺史》,“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纹身地,犹是音书滞一乡”,第二句“海天愁思正茫茫”,看上去二、四、六都是平声,似乎不合律,但“思”字在平水韵中,作动词读上平,作名词用读去声,所以在这里是仄声字,全句“仄平平仄仄平平”,是合律的。
  “过”字、“听”字也有这个情况。李颀的《送魏万之京》,“朝闻游子唱离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鸿雁不堪愁里听,云山况是客中过。关城曙色催寒近,御苑砧声向晚多。莫见长安行乐处,空令岁月易蹉跎”,第四句末的“过”字读下平声;第三句末的“听”字,在平水韵中可以读仄声,也没有违反非韵句末不应是平声字的要求。而刘长卿的《江州重别薛六柳八二员外》,“生涯岂料承优诏,世事空知学醉歌。江上月明胡雁过,淮南木落楚山多。寄身且喜沧洲近,顾影无如白发何。今日龙钟人共弃,愧君犹遣慎风波”,第三句是非押韵句,句末的“过”就念去声了。“过”字在平水韵是下平“歌”韵的常用字。如杜甫《春宿左省》首联“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天末怀李白》颈联“文章憎达命,魑魅喜人过”,其中的“过”都读平声。

  李商隐的《筹笔驿》,“猿鸟犹疑畏简书,风云常为护储胥。徒令上将挥神笔,终见降王走传车。管乐有才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他年锦里经祠庙,梁父吟成恨有余”,其中有几个字古今读音有别。第二句“风云常为护储胥”中的“储”字,普通话读第三声,好像是仄声字,但旧读上平声;第三句“徒令上将挥神笔”,第二字“令”在平水韵中也可读下平声,因此都没有失律的问题。而第四句“终见降王走传车”中第六字“传”按律应为仄声字,但现在一般读平声,是否属于失律存疑。

  李商隐还有一首《春雨》,第三句“红楼隔雨相望冷”,其中的“望”在平水韵中也可以读为下平声。温庭筠的《利州南渡》最后一句“五湖烟水独忘机”中的“忘”字,在平水韵中也是可平可仄的,从《辞海》对该字读音标注来看,是口语为第四声(仄),读书音为第二声(平),因此“忘”在这里念平声,是合律的。

  绝句又称“截句”,就是截取律诗四句,或截首尾二联,或截前二联或后二联,或是中间二联,其句子平仄要求与律诗是一样的。《唐诗三百首》所选绝句此类不合本网站编辑的格律要求的例子也有不少。
  韦应物的《秋夜寄邱员外》,第一句“怀君属秋夜”的二、四都是平声。朱庆余的《近试上张水部》,第三句“妆罢低声问夫婿”,第六字本应是仄声而用了平声。刘长卿的《送灵澈上人》第四句“青山独归远”,“归”字也是该仄而平。以逐字“推敲”出名的贾岛,其《寻隐者不遇》最后一句“云深不知处”,第四字“知”也是应仄而平。这些都是在绝句非韵句中平仄互救的例子。
  古音与现代读音的区别,绝句中也有一例,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最后一句中的“泊”字,现代读第二声,在平水韵中却是入声字,这个发音广州话保留了,用普通话读这首诗的时候,应读第四声,才符合声律的要求。
编辑人:楚客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83人参与5条评论)
最新评价

考槃在涧

发表作品:23 篇

注册时间:2018-10-18 13:17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56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