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浅析诗人南野新作《骤雨》

审核日期:2018-06-02 浏览次数:73 文章评论:3
作者:周新进

编者按:诗歌需要评论,任何文学作品都需要点评,有根有据的论述一篇文章,或者一首诗歌,都是对文学作品的深层次理解,也是表达自己观点和学识的自由场地。欢迎大家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不同方式对诗歌进行自行理论,给大家一个新概念!

《骤雨》起篇给读者一幅压抑再压抑的景像:近处的树木、瓦舍,远处的峰峦都消失了!这还不够,连黑夜唯一的一点光亮——星星——也都消失了!这,不正是风雨欲来的前奏么!? 诗人接下来在第二节以递进的笔触更进一步渲染了其对环境的感受。诗人把习常的色彩影调人为地象磁盘“格式化(诗文原词)”一样从眼中抹掉,却唯独以敏锐的听觉(视觉失去,听觉加强是人的一种正常生理反应)来体会急风骤雨的凶猛,让读者以鲜活的声音感知风雨的不可阻挡! 如果以为诗人仅仅只是想描绘一场急风骤雨,那将是把诗人理解过于肤浅了!一个有才华的诗人,肯定是会借助他的妙笔去表达他所要表达的更深层次的东西的,譬如爱情、亲情等等。 正是如此,诗人在第三节,于不失时机更进一步渲染风雨之后,恰到好处地以含蓄轻盈的笔触,巧妙点出了诗的眼睛:一座大山(父亲)轰然崩塌(离去),就如骤雨后洪流酿造的一场灾难! 让人称奇的是诗人对骤雨的出人意料的臆想:妄想一个似能不能的意愿,让骤雨造就一条父亲的“复活”之路。真真是千迴百转又来个峰回路转! 纵读全诗,余以为,诗人近乎创作一段脍炙人口的相声,以渲染再渲染,从而形成一个又一个“包袱”,紧紧在行文间抓住读者的心,在最让人感觉就要窒息的当口,突然把“包袱”甩出,让所有人如释重负又豁然开朗!当然,相声的语言是无法与诗人的语言相提并论的。 附: 《骤 雨》 文 / 南野 近处的树木 瓦舍 远方若隐若现的峰峦 连同星星 相约着一起消失 此刻的世界? 没有色彩 一望无际的念想全部被格式化 声音是主角? 我看到 耳朵深处? 有马蹄声 还有熟悉的涛声 涛声? 是母亲? 还有姐妹们? ? 一起堆积上去的? 父亲走的时候 房子里? 所有的呼吸和空气 也象现在一样? 完成了一次? ? 深刻的格式化 此刻 ?撞击声就是出奇的猛烈 也无法凿出一条?? 哪怕是模糊的 父亲可以回家的路线
编辑人:漠沙利亚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73人参与3条评论)
最新评价

周新进

发表作品:273 篇

注册时间:2017-11-24 06:57

作者等级:举人 作者积分:1634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