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父亲

审核日期:2018-04-17 浏览次数:93 文章评论:0
作者:少和

编者按: 父爱如山,文笔语言质朴,情深意浓。


       父亲已经离开我及家人七年了,父亲的离开使我独自承受着他遗留下的责任。在我无助、在我失意、在我徘徊的时候,父亲的瘦小身影就会在我的脑海升起,耳边更是会响起父亲的话语。
       2011年的7月26日,伴随着儿女及侄子们声声伤衰的呼唤声,父亲的眼角落下了不舍的泪滴也走完了其坎坷与重负的一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们把他肝癌晚期的病症隐瞒,至临去世前,要看各方检验报告时,是通过复印修改再复印,才拿给他看,故至去世时他还坚信自己可以好起来,并且也规划着年复一年家庭、村庄公益等大事。也正是他的乐观及医生的高明,他平静的走完最后的旅程)。
       从小,我就常听奶奶叙说着父亲小时候的艰辛与不幸。我父亲岀生时那年,我奶奶得了乙脑落下偏瘫。我爷爷也为了搭盖两间草房起早摸黑的干活落下了严重胃溃疡。更不幸的是,在我父亲11岁时他的奶奶(我的曾祖母)去世,时过两年我的爷爷也相继去世。从此我父亲离开了学校(断断续续上到小学三年级),回家挑起了一家之主的重担。到大队办的碾米厂碾米,挣取工分养活自己及母亲。就是在这之前能上学的日子里,父亲也只能是早上去上学,下午到山上割山茅回家做煮饭柴火(这事是听我父亲的小学老师也是我初中代数老师讲,并也讲到每学期要挑地瓜到学校,与老师交换替交学费)。
       到了18岁那年,我的奶奶可以做家务了,大队推荐父亲去应征建设兵团,父亲在兵团的日子里,充分利用便利机会和时间学习,自学初中及机械方面知识。到转业时,凭借学得的知识分配到煤矿做机修。然老天还是在捉弄人,本来有所好转的家庭,却因一场火灾(我奶奶烧柴火不注意引起的)再次的捉襟见肘,以至只能重铺稻草屋顶,而在我父亲结婚时,不得不卖掉唯一的一间祖屋拼凑礼金及费用。
       讲了这么多,其实父亲在世时从没有提起,不管是父亲教导我们弟妹时,还是我俩父子聊天时,父亲总是把自己的辛酸过往深藏,乐观的追求美好,为我们兄妹四人努力地创造良好学习环境而尽力。我的印象中,父亲从不叫苦叫累,1990年以前,父亲的工资只有几十块,这几十元,要支付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还要从这每月的几十元中精打细算中节省点,添砖置瓦一点一滴地积累建起了三百多平方的二层新家。每到开学时,常见父亲要拿着工资预借条向单位预支工资,交清我兄妹四人的学杂费。

        父亲教导我们从不用大道理,在我临近毕业择业时,父亲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先求立足,后谋发展",叮嘱与我。在我创业时父亲也只是一句"做事讲做人"简单的诠释了诚信道理与我。
       儿女渐渐的长大,父亲也渐渐的老了,在我儿子10岁那年,父亲退休了,儿子的生日聚会上,父亲高兴的多喝了几杯,也很高兴的向我们宣布着他退休后的生活安排,第一是回馈乡里,操办乡里公益事业。第二是安度晚年,乐享天伦看儿孙膝下承欢,教导孙辈,让儿女放手去打拼事业。然,父亲没有享受几年的退休生活。于3年后的2011年病倒了。父亲退休后曾操办了家族宗祠翻盖,几个祖墓修缮等,也计划着村庄道路与桥梁。可惜天不假与年。
        父亲的去世,打破了村庄的沉默。远近乡邻顶着烈日来送其最后一程。婉惜与不舍响彻乡村上空。七年了,每次归家。左邻右舍闯门拉家常,都还常听邻里对父亲的赞美声。
        父亲的身影瘦小,但留在我们脑海中印象却是那么的高大、健壮。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永远记在我们心中.
编辑人:亦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93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少和

发表作品:76 篇

注册时间:2017-04-19 19:58

作者等级:童生 作者积分:208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