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我多么幸福(诗二首)

审核日期:2018-04-14 浏览次数:219 文章评论:11
作者:立夫
[推荐作品]

编者按: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使得“我多么幸福”?是“在梦里喝过母亲送来的米汤/美美一觉,睡过了思念的大江”,此句悲叹,思念至深!为之动容!诗句2“为母亲引路”,情感的升华,迸发的疼痛已深深扎根在文字里,对母亲深沉的思念和缅怀。情感饱满,文字有力,“深入夜的骨鲠,我必须留在最后/守护好这根烛,为母亲一引一路”,如作者心思对母亲刻骨铭心的爱!荐于好诗,共赏!创作愉快!

1.我多么幸福

黑夜已经安息
没有人和我说话
闽江东流,草丛上的泪滴
潮湿着从土里爬起的记忆

我抚摸着灯盏,深陷一种疾病
如果能看见母亲,我多么幸福
如果能听见母亲,我多么幸福
恍惚中,历代的名医们都来会诊
他们留下医方:请用红布包裹灯盏
在月光下喝一碗米汤

今夜无月,灯如月
我把灯光搬进睡眠
在梦里喝过母亲送来的米汤
美美一觉,睡过了思念的大江

2.为母亲引路

总想点燃一根烛
为母亲亮起红尘微光
总想捉几颗星星
闪烁在母亲回家的方向

我在摇曳的烛光里失声
疼痛,在我每一寸肌肤蔓延
扑向虚美的火焰开始高涨
思念,就被烛光磨出了老茧

母亲,你的双目
——沾满了人间的烟雨
母亲,你的白发
——就悄悄的把时光偷渡
母亲,你的背影
——已离我渐行渐远渐模糊
疼痛,使我行走的步伐更加沉稳
思念,使我记住你为我安插的肋骨
在天涯,我用来擂响激昂生命的鼓

双眼贴紧寂寞的午夜
我的小小心思被烛光戳破
从缺口处落下漫天的细雨
我梳理头上潮湿的枯枝
鲜花已逝,从枝头飞去的鸟
我在等着它们重新飞回
就像我等母亲重返人间那些场景


深入夜的骨鲠,我必须留在最后

守护好这根烛,为母亲 —引 —路
编辑人:木鱼的人生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219人参与11条评论)
最新评价

立夫

发表作品:34 篇

注册时间:2017-09-20 10:27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752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