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6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我对现代诗歌创作的一点粗浅看法

审核日期:2018-04-05 浏览次数:274 文章评论:3
作者:蔚青

编者按:“无病呻吟的诗称不上为好诗”,“积极向上内容的诗称不上为好诗”,“没有优美的意境和品味的诗称不上为好诗”,“基本上不押韵的“诗”不能够称之为诗。”这是一个诗人对诗歌简单的理解,其实,已经不简单了!

我对现代诗歌创作的一点粗浅看法


文学艺术本身就是百花齐放,如果都是一种模式,就有失于多姿多彩。不管运用什么模式,采用什么方法,真善美才是评判优劣的标准。赋比兴是中国诗歌创作的优秀传统,但是不能够说没有运用此种手法的作品就不是精品。白发三千丈飞流直下三千尺、以及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固然精彩,但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以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尽管写得大实话一些, 毫无夸张与修饰,但自古以来谁也没有怀疑过它们的历史文献地位。所以说,诗歌创作的方法千万种,只要用情真切而诚挚、意蕴深刻而饱满、意境洒脱而优美,都是应该属于佳作之范畴。艾青有艾青的写法,也不过是他个人的体会,可以参考,但不是教条,无需强求一律,我认为这才是诗歌创作(也是所有文学与艺术创作)的不二法门。艾青在他的《诗论》中对于诗歌的定义有一句名言:即“情感加格律。他还说:一首诗的胜利,不仅是他所表现的思想的胜利,同时也是它的美学的胜利。其美学意蕴主要体现在强烈的格律美、鲜明的节奏美、典雅清新的语言美这三个方面。在文学与艺术的广阔天地里,各种流派众多,各种主义纷呈,孰是孰非无果,存在即真理。朦胧派、现代派、超现代派;浪漫主义、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等等、等等,各自都有各自众多的拥戴者和追随者,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会有了文学艺术的百花齐放。

作为诗歌的受众,这是一个很宽泛的群体,是绝大多数而不是代表少数。也就是说诗歌不是为某一小部分人而写 (有特定对象的除外)。因此,作为诗人,一定要兼顾诗歌的雅俗共赏。雅,即高雅优美。俗,即通俗易懂。作为诗人,在遣词造句上,不要为标新立异而打破广大民众对语言意义上的约定俗成,不要打破广大民众的审美习惯。

作为一个成熟的诗人,都应该有一种担当的意识。也就是诗人的诗歌创作无不和人民群众息息相关,休戚与共。所以,诗人的创作已成了一种习惯性的写作方式。诗人的文学观即在创作过程中,始终应该站在为人民而创作的思想高度。也就是说,写诗就是为人民群众看的,已成为了一种自觉意识。从这一点上讲,诗歌的出发点即为人民大众而创作。

诗歌无疑是这个民族语言传承上的一种文学体裁,它从产生那天起,就具有担负口头有声语言和书面文字语言传承的双重意义。为什么这么讲? 因为诗歌,由于它是一种在形式上结构短小精悍,在语句上凝炼概括,在词汇上活泼优美,在修辞手法上广泛地运用比喻 (明喻、暗喻、借喻)、象征、排比、反复、通感等,在用韵上,尤其是古诗词,非常讲究对韵脚的使用,使诗歌朗朗上口。 古诗还讲究平仄、对仗,使诗歌越发走向精致、规范与优美,用最简短的语言以及它的结构形式,表达了一个完整的思想感情。因此,诗歌广受欢迎,成为自古以来文学中的宠儿,骄骄者和长青藤。

中国当代写诗的人,必须深刻认识到诗歌是汉民族母语传承的有力的文学工具这一思想,树立民族与爱国意识,有感而发,去创作出更多更好脍炙人口的诗歌,让人民群众能读懂、愿意读,不断带动和提高人民群众奋发图强、积极向上的文学品味,用健康的文学思想去鼓舞人民群众更加热爱生活,去创造生活。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现在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统一的问题,是提高和普及统一的问题。诗歌雅俗共赏中的俗,即是指通俗易懂的意思,而不是庸俗,更不是低俗。诗歌为什么要通俗?这与诗歌本身与生俱来的一种交际属性有关。因为,诗歌是一种语言形式,是诗人创作出来,让别人赏读的。从诗人本身来讲,诗言志。即诗歌是表达或抒发诗人思想感情的。既然如此,诗人的出发点就是要让别人从他的诗作中理解诗人的情感,引起一种思想或心理上的共鸣。基于这一点,诗人在创作诗歌时就要照顾到受众的理解能力。因此,通俗易懂是通往读者心灵的一座桥梁。

人类从古到今,始终在坚持两条路线并行不悖,即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而诗歌是人类丰富与完善自身精神生活的文学体裁之一。从这一点上讲,诗歌的思想的健康性应排在第一位。思想不健康的诗歌是很难被广为传播的,更很难传承,即使这首诗有多么惊俗的语句或词汇。

诗歌在我国正经受着边缘化的尴尬与阵痛。中国诗歌传统出现了断裂。是诗人自己使诗歌边缘化了。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的中国诗歌只有共性而没有个性,只有歌颂而没有批判。文革后,中国诗歌开始走颠覆之路,颠覆假大空,颠覆崇高,颠覆英雄,虽然出现了朦胧诗派一大批优秀诗歌,但90年代后,却渐渐进入了另一个极端私人化。中国当代诗人对于历史传统太过淡漠,总是停留在自己内心世界私语,很多诗让人读后无法理解,甚至越是让人看不懂的诗越是容易被人称之为好诗,最后连写诗的人除了自己写的诗之外,别人的诗也懒得去看的怪现象。道法自然,诗法自然的传统都被丢弃了。究其原因在于以下几点:

中国当代诗歌远离生活现实,远离底层人民的疾苦,仅仅停留在小圈子里互相欣赏,互相吹捧,因而也就遭到读者的抛弃。只有关注大众,才能被大众所关注。

诗歌抛弃了格律、对仗等要求,变得没有一种固定的评判标准,因而也导致了诗歌创作门槛的降低,似乎只要分行写作就是诗歌,大量垃圾诗歌淹没了少数精品,让诗歌没有了尊严。

诗歌的之所以区别与其他文学形式,第一个特征即押韵,无论你的文章立意如何的高远,语言如何的优美,内容如何的健康积极,只要不押韵,就不能够称之为,因为它只属于其他文体。

综上所述,我个人认为对待好诗歌的评判标准应该有有以下几条,提出来与广大诗歌创作爱好者共同探讨:

(一)没有真情实感,无病呻吟的诗称不上为好诗

(二)没有健康的、积极向上内容的诗称不上为好诗

(三)没有优美的意境和品味的诗称不上为好诗

(四)看了之后让人不知所云的诗称不上为好诗。

(五)基本上不押韵的不能够称之为诗。

 

编辑人:漠沙利亚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274人参与3条评论)
最新评价

蔚青

发表作品:81 篇

注册时间:2017-03-09 17:59

作者等级:童生 作者积分:191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