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现代诗的思考

审核日期:2018-03-23 浏览次数:82 文章评论:0
作者:怡雯

编者按:这里是讨论诗歌的地方,请把文中的词句把握好,多斟酌,不要让大家看出毛病来。

去年的那个冬天,虽然不是很冷;但是对诗人和诗歌爱好者来说,无异于冷风萧萧。现在,读者不读诗,诗人不写诗,也是常见的事。所以,“诗歌的孩子”都在沉痛地问:“诗国沉静了吗?诗人死去了吗?”(网络诗《诗歌的孩子》)

“存在既合理。”这是黑格尔的至理名言。

中国现代诗的发展的确面临着一个十分严峻的考验。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中国现代诗走入举步维艰的境地呢?中国的现代诗还会有春天吗?这是每一个“诗歌的孩子”都在认真思考的问题。

中国的现代诗走入低谷,我认为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社会大环境的因素。

黑格尔曾说过:“随着小说这种文学形式的出现,史诗就消亡了。”当然,现在说现代诗会消亡,的确有点危言耸听;但是,电影、电视、录像等新的文艺表现形式的出现确实步步进迫传统的文艺表现形式的领域;尤其是诗歌这样的文艺表现领域。诗歌,本身就是一种贵族文学。诗歌属于高度的想象思维,对时空感要有高度的感应力。因此,对诗歌的欣赏需要有较高的文化修养和丰富的想象能力。正因为诗歌本身特定的局限,使她只能从属于一个小圈子的宠儿。我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童叟皆宜”的诗歌。如果真有“童叟皆宜”的诗,那它一定不是诗,仅仅是几句顺口溜而已。就以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有着“平民诗人”美誉的杜甫来说吧,虽然他的叙事诗用了大量的俗语,但是像这样“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海图拆波涛,旧绣移曲折。天吴及紫凤,颠倒在短褐”这样的“俗语”,不要说是在百分之九十九是文盲的封建社会的“童叟”们,就是现在的初中生也不一定能读懂。现代诗,大量的借喻、隐喻,超时空抽象的思维等等,更不是一般的读者所能读懂的。所以,普通的读者选择了通俗易懂的电视、电影、故事、小说等文艺题材是可以理解的。另外,由于社会体制的改革,也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人们暂时把目光更多地关注物质生活,相对疏略了精神需求;使本来就不多的诗歌读者群更为缩小,甚至连一部分诗人也暂时离伍,这都是客观现实中的必然产物,可以理解的。

第二是诗歌的快速发展脱离了读者。

这些年,中国现代诗的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读者欣赏水平的提高。诗人永远是一群思维敏锐、感情丰富的先锋分子。当人们还没来得及从“朦胧诗”的“不懂”和“晦涩”中清醒过来时,前卫的诗人们已喊着“打倒”北岛的口号,树起了“莽汉主义”、“非非主义”、“大浪潮”等等的旗帜;当人们还来不及看清旗帜上的旗号时,前卫的诗人们又已经轻盈地跃到了“起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前沿。诗人力图以多种抽象思维的方式,用各种各样的艺术手段,甚至是跳跃性的、多层次的空间结构来打扮自己的艺术殿堂,向读者袒露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和理解;而读者却审慎地,甚至是怀疑地冷眼观望。这就是诗坛的悲哀:诗人以整个身心淹没于自身的生命中,以一种感性的、敏锐的,甚至是潜意识的、闪电似的对整个人类的文化意识的感受,并且力图把这种文化意识能量转换为文字传导给读者;而读者呢,需要的又是直观的、冷静的、甚至是理性的审美习惯。我们常说一首好的诗是要由作者与读者共同完成的;那么,两种不同的思维领域的存在,必然阻碍了诗歌的发展。

那么,是不是说中国的现代诗就没有了春天呢?

“诗人的门前/荒芜已久/  门是虚掩的。”(网络诗《诗人的门》)

只要门没关死,就有希望。因为,“诗也纯粹是属于人类的;它的全部素材是来自心灵的,它的全部产品也是为了心灵而产生的。”(英国诗人柯尔立治语)只要心灵不死,来自心灵的歌就不会死。但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是要用时间这条链子来联接的。诗人们不必埋怨读者“落后”。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然存在的一种矛盾。这种矛盾的存在是暂时的,而且最终将走向统一的。一旦提高了物质生活,人们又会已更大的热诚追求精神生活。好在,离小康的曙光普照的日子已经不远。同时,诗人们也要反思一下自己,因为“当诗的天才在混合并调谐自然的与人工的事物时,他仍使艺术服从自然,使形式服从内容,使我们对诗人的钦佩服从我们对诗中形象、激情、人物和事件的同情。”(柯尔立治语)只有这样,中国的现代诗才会有希望重新走入一个新的辉煌。

诗人徐敬亚说:“中国的诗歌真的到了一个转折的时期。它是大江,它徘徊着,在纵横的川溪中选择着主流。它抛弃了华美笔挺的故道,向四面八方寻觅着通向大海的曲折河床。”

春天不远了,我们努力吧。

编辑人:漠沙利亚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82人参与0条评论)
最新评价

怡雯

发表作品:24 篇

注册时间:2018-03-15 08:37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83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