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在冬天的诗行

审核日期:2016-09-21 浏览次数:781 文章评论:1
作者:董树祥
[推荐作品]

编者按: 诗情表达深沉,意境凄伤。 (编辑人:亦然)


 

我病得不轻

 

这个冬天,我病得不轻

总担心窗外站着的那棵树

它的叶子,什么时候掉下来

担心旁边那棵掉光叶子的树

会不会和我有一样的担心

我更担心的是,两棵沉默寡言的树

总是趁着起风的时候窃窃私语

像两个站在不远处说话的人

总在我抬眼看它们的时候

低低的看一眼窗内坐着的我

那眼神,像许多晃动的叶子

闪着异样的光

 

这个冬天,我病得不轻

把生活过得像女人紊乱的内分泌

我开始对未知的未来充满焦虑

想把过去的日子都推倒重来

想让远去的背影转过身来

想一阵小跑回到幼年

站在老家深夜的屋檐下,闭着眼睛

痛痛快快地冲上一泡童子尿

然后把被窝里的自己惊醒

听着母亲责备的话,又沉沉睡去

 

这个冬天,我病得不轻

同一滴泪水,被许多往事反复勾引

我总是住在一双永不再睁开的眼睛里

总想悄悄睡到你的梦里

 

这个冬天,我真的病了

总想伸出手

在你或黑或白或不黑不白的发间

在你紧锁或舒展的眉心

在你悲伤或幸福的眼泪里

在你赞赏或不屑的眼神里

在你冷漠或滚热的胸膛

在你浮躁或宁静的内心

在你真实的卑微或无知的傲气里

在你辛苦劳作的侧影里

在你弯下去或挺起来的脊梁上

在你行走或爬行的路上

在你的拿起和放下之间

在你的善恶边缘

在我视野所及的范围

在我徒手够得着的四周

抓一副良药

医治像我一样的病人

 

我想对你说出我的前半生

 

风一程雨一程,星月无光

我紧走慢跑,一条道走到黑

到头来才发现,一切皆空

路尽头,没有等我的人

也许还会怀念爱情

依然想着你模糊不清的容颜

 

笑一场哭一场,晨昏无言

我孤独彷徨,一条道走到黑

到头来才发现,人生无常

路尽头,没有我要等的人

或许还在奢望来生

却再难放下没有你的前世今生

 

仿佛再往前一步

就要把一生走完

路尽头,谁的呼唤止不住伤悲

谁的叹息惊飞了泪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只在梦中打了个趔趄

但现在,我是如此的冷

错过的人,我还没有再次遇上

这个冬天,我已写不出一首

御寒的短诗。但我已经想好了

要对你说的话,并发誓不再啰嗦

也绝不保持沉默

如果再能遇见你,我一定要

贴近你的耳朵,轻轻说出

我的前半生:疼

 

我留起了胡子

 

这个冬天,我留起了胡子

像年久失修的门庭

挂着一把陈年的茅草

天然的装饰,抄袭了故乡

过去的模样

路过的人们,一眼

便可看穿我的家底

 

活过的日子,每一天都颗粒饱满

凡尘之下,所有的快乐

都和深埋的苦难一样

沉默而安详

 

再黑的夜,也掩盖不住沧桑

内心的路,打起自己的灯笼

走过村旁的小河,又转了几个弯

我蘸饱浓墨的人生,已几易其稿

而我始终看不清

那只为命运操刀的手

 

不是所有的开始,都需要理由

不是所有的过程,都要有一个结果

现在正是享受寒冷的时候

阳光的温暖,最后留给我无尽慵懒

这个冬天,我留起了胡子

懒得再去管几根闲毛

就任它们随性成长

几阵冷风之后

它们就会白成一片开花的茅草

在故乡幽蓝的天空下招摇

我现在要做的,是把它们集中起来

做成蓬松的枕芯

待到明年开春

我就能枕着自己生命的白

安心入眠,做干干净净的梦

 

又到告别的时候

 

又到告别的时候

现在,我已经坐下来

坐在松软的时光之上

开始写一年的总结

像雷打不动一年发一次的病

一到冬天就旧病复发

无奈、感伤、心灰意懒、忽冷忽热

臆想、幻影、失眠、呕吐

喉咙奇痒却咳不出痰

仰望上苍却流不出眼泪

即使抬着头也止不住没用的鼻涕

所有的症状,都已一一出现

为即将到来的告别

做足了准备

 

回忆向后走,到六月就可停止

我的上半年夹在蓝色的文件夹里

和以往被夹住的所有年月一样

我总是这样

在上半年的废话里延续我的下半年

在前一年听话的文字里修改我的这一年

总的说来,还不赖

没有想象的糟,也没有预期的好

年复一年,过去的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我

脚踏实地,但善用虚词

 


编辑人:王 忠 鑫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评论(781人参与1条评论)
最新评价

董树祥

发表作品:6 篇

注册时间:2016-09-13 11:19

作者等级:布衣 作者积分:33

发送消息加为好友
查看作者的专辑